不忘初心 牢记使命
  详 细 说 明
 
《打碗记》

  编剧:姜邦彦  乐  民 

江 苏 省 淮 剧 团

 

时  间  早春二月。

地  点  陈大年家。

人  物  陈奶奶——七十五岁,解放前的苦难,解放后的家务劳累,使她双目失明。

        白  玲——二十六岁,护士,陈奶奶的孙媳妇。

        陈大年——五十岁,饭店经理,陈奶奶的大儿子。

        孙如意——四十七岁,街道缝纫组工人,陈奶奶的大媳妇。

        孙奶奶——七十岁,陈奶奶的亲家母,孙如意的妈妈。

        陈小寒——四十八岁,旅社会计,陈奶奶的二儿子。

 

        [幕启:陈家三间新屋,独门独院。左侧通向厨房,右侧是卧室。正面的墙壁上挂着喜上眉梢的条幅、字画。屋中有条台、桌椅、茶瓶、收音机。五斗橱上的台历二月二十八日特别醒目。

        [陈奶奶拄着拐棍,端着粗花碗,踉踉跄跄地从内走出。摸至橱旁取热水瓶倒开水。

        [孙如意端着拼盘上,见状生火。

孙如意  奶奶!……

        [陈奶奶一惊,开水泼在手上。

孙如意 (恶狠狠地)你一天到晚瞎摸什么?!(放下拼盘,夺过水瓶放回原处)

陈奶奶 (抚摸着被烫的手)天冷,我想倒点开水喝喝。

孙如意  你吃的什么好东西这么渴啦?

陈奶奶  我身上发热,嘴干舌苦……

孙如意  人一天忙到晚,哪有闲工夫去服侍你呀!

陈奶奶 (深深地叹了一口气)唉……(下)

        [孙如意拿起鸡毛掸拂桌椅上的灰尘,顺手打开收音机。

        [播音员:“戏曲节目播送完了,现在是天气报告,今天傍晚到明天,有中到大雪……”

孙如意  啊!有中到大雪?!

        [收音机继续报告:“三月二号、三号本地区继续有大风雪,请有关方面注意……”

孙如意  唔,是要注意!(将收音机关掉)

        [窗外飘着雪花,北风一阵紧似一阵。

孙如意  (向窗外看望)哎呀!越下越大啦!(对门外)大年,大年!……

        [陈大年挎篮子急上。

陈大年  来啦!

孙如意  我交代你的事情……

陈大年  (将篮内鱼往上一提)全部办好!还有什么吩咐?(放下鱼)

孙如意  外边下雪啦。

陈大年  晓得。

孙如意  我叫你来做什么?

陈大年  晓得。(放下葱蒜)新媳妇马上就要到家,叫我这个饭店经理忙菜忙饭……

孙如意  你呀!

        (唱)外面北风呼呼刮,

              大雪纷纷往下压。

              日子飞快眼一眨,

              今天已到二十八。
      趁着雪小路不滑,

              把你的老娘早打发。

陈大年  (唱)老娘年迈眼又瞎,

              留她吃顿鸡鱼鸭,

              等到好天再打发,

              我的意见你看是否能采纳?

孙如意  你真是个孝子啊……

陈大年  孝不孝,天晓得!

孙如意  你晓得这个大雪要下几天呀?

陈大年  晓……不晓得。

孙如意  刚才广播了,这场大雪要下三天总不得断头,这场大雪往下一“夺”,她在我家是多吃一顿两顿饭吗?三天五天也不止啊。

陈大年  ……

孙如意  你要晓得,我的钱不是好来的,我在街道缝纫组是做一件衣服拿一件钱,是靠自己一针一线挖得出来的。

陈大年  晓得。

孙如意  既然你都晓得,那你的意见我就不能采纳。

        [陈大年欲求留下陈奶奶,孙如意狠狠地瞪他一眼,直奔厨房。

陈大年  (无可奈何地)唉!

        (唱)都怨我在当初顾及影响,

              不愿将家丑事朝外传扬。

              对妻子虐待婆婆一再忍让,

              染上这“妻管严”苦坏老娘。

        [孙如意提着小包袱从房内将陈奶奶扶出。

孙如意  奶奶,把这个小包袱带着。(将小包袱交给陈奶奶)

陈奶奶  哎呀!时间还没有到哇?

孙如意  到啦,到啦!

陈奶奶  不对。(从怀里掏出火柴盒)才二十八天哩,我过一天丢掉一根,里头还剩两根,不信,你拿去看看。

孙如意  (不耐烦地)奶奶,我们都是按照阳历算的。二月只有二十八天。

陈奶奶  噢!那该上老二家去啦?

孙如意  奶奶,外面下雪啦!

陈奶奶  啊……(收起火柴盒)下雪啦!

孙如意  要是明天雪往起一冻啊,路就难走了。你年纪又大,眼又看不见,再把腿跌断了,哪个去服侍你呀!趁天还没黑,叫大年把你送去。

        [陈大年急进厨房。

陈奶奶  (苦笑)谢谢你的孝心哪!(欲走)

孙如意  大年,快把她送走。(进房内)

        [陈大年从厨房内端汤碗急出。

陈大年  等一等。奶奶,你先喝一碗热汤暖暖身子。

陈奶奶  唉!(接过碗欲喝)

        [孙如意拿藕粉盒上,见状,放下藕粉盒上前夺过陈奶奶的碗。

孙如意  家里一个还没吃呢,倒先把她供起来了!(端起汤碗边走边唤猫)咪咪……咪咪……倒头瘟猫死哪块去啦?(端碗入内)

陈奶奶  大年,我们走吧……

        [陈奶奶摸起拐棍,撑起身子向门口摸去,陈大年急忙撑起伞,上前扶陈奶奶下。孙如意复出。

孙如意  大年,轮船就要到了,快到轮船码头把外婆奶奶接回来!

        [陈大年内应:“晓得!”

孙如意  (望着门外漫天飞雪,喜上眉梢)嗨!

        (唱)雪花飘飘添喜气,

              院子里外换银衣。

              今天送走老瞎子,

              如意心里乐滋滋。

              老头子听话没脾气,

              叫他打狗不撵鸡。

              咳嗽一声就会意,

              叫他上东不奔西。

              陈进是我独生子,

              大学毕业分在师范当老师。

              新媳妇原在外地当护士,

              组织上多关怀将她调回照顾一对小夫妻。

              亲家公当书记,

              亲家母管公司。

              要购买紧张商品不费事,

              从今后有人恭维没人欺。

              如意我事事皆如意,

              真好比吃着甘蔗上楼梯。

              只是心中还有一根刺,

              瞎老婆子七十多岁还不死。

              淌眼泪拖鼻涕,

              病病歪歪没好时。

              养只猫还能逮耗子,

              养着她供茶供饭供穿衣。

              哪一天到火葬场里去登记,

              我踮起脚跟盼日期。

        [陈大年打着伞,扶孙奶奶上。

陈大年  小进妈妈,外婆奶奶来啦。(收起伞放一旁)

        [孙如意迎上。

孙如意  (亲热地)妈妈。(掸雪)一天大雪,把你冻坏啦。

孙奶奶  昨天接到你的电话,今天一大早你嫂子就把我送上轮船了。

        [陈大年立即用热水袋灌好热水交孙如意。

孙如意  (唱)八九寒风刺骨冷,

              热水袋子暖暖身。(将热水袋递给孙奶奶)

        大年呀!

        (唱)外婆年老又多病,

              快给她泡上一杯麦乳精。

陈大年  晓得。

        [陈大年泡麦乳精,孙如意进房。

陈大年  (唱)这是高级营养品,

              外婆吃了长精神。(递上麦乳精)

        [孙如意拿着皮背心和人参膏从房内走出。

孙如意  妈妈!

        (唱)你老年交七十整,

              我托人从关外买回皮背心。

              人参膏补身又养肾,

              此货出产在吉林。

              每日睡前吃一顿,

              寿比南山高一层。(将皮背心、人参膏交给孙奶奶)

孙奶奶  哈哈哈!(将皮背心、人参膏接过放在桌上)

        (唱)女儿女婿多孝顺,

              喜坏古稀年迈人。

              外孙成家已立业,

              要他们学父母孝敬双亲。

陈大年  (深深叹一口气)唉!

孙如意  你叹什么气呀?!

陈大年  我就怕他们学不好,变成忤逆子啊!

孙如意  我家小进是个好孩子,这个心思你不要焦。

陈大年  我就怕他应了古啊!

孙如意  应了什么古哇?

陈大年  “花喜鹊尾巴长,讨了老婆忘了娘”啊!

孙如意  呸!嚼舌头根子的,你就不拣些好话说说的……哎!陈进去接白玲怎么到现在还不回来?大年哪,我们一起到车站去看看。

陈大年  好。(撑伞等候)

孙如意  (拿起藕粉盒)妈妈,我们到车站去一下,你老给我做一碗你的拿手好菜——藕粉圆子。

孙奶奶  好!(接过藕粉盒欲下)

孙如意  妈妈,你顺便再给我把鱼煮一下。&, amp;, lt;, /SPAN>

孙奶奶  噢!(拿起背心、人参膏、藕粉盒下)

孙如意  大年,我们走!

        [陈大年、孙如意下。

        [北风呼啸,大雪纷飞。

孙奶奶  (内唱)北风尖刺骨寒雪花扑面。

        [陈奶奶披着白玲的呢大衣,由白玲撑伞扶上。

白  玲  (唱)救奶奶转回家离开河边。

陈奶奶  (唱)玲子啊,我风烛残年有何恋?

              儿不孝媳忤逆活受熬煎。

白  玲  (唱)劝奶奶千万不要寻短见,

              白玲我一定尽力让奶奶安度晚年。

陈奶奶  玲子,你今儿救了我,往后的日子怎么过啊!

白  玲  奶奶,你不要这么说,外边冷,快进屋。

陈奶奶  我不想再进这个家了。(欲走)

白  玲  奶奶!……(连拖带拉地将陈奶奶扶进屋)

        [孙奶奶闻声从厨房内走出。

孙奶奶  (热情地)白玲啊,你到底调回来啦!

白  玲  调回来了。婆奶奶,你老身体好哇?

孙奶奶  好,好哇!(对陈奶奶)亲家母,你老近来可好哇?

陈奶奶  我?!……好……好!你好啊?(擦泪)

孙奶奶  (惊讶)玲子,奶奶怎么啦?

白  玲  婆奶奶!

        (唱)回家路经小闸口,

              见一位老人把河投。

              我和陈进去营救,

              原来是奶奶起了死的念头。

孙奶奶  亲家母!

        (唱)旧社会千辛万苦你能受,

              孤儿寡母饱经风霜把生求。

              如今你儿孙满堂日月好,

              却为何有福不享偏偏生起死的念头?

陈奶奶  我儿孙满堂,有福不享?……亲家母,我也不怕你发笑了。

        (从怀内取出碗)这就是我享的儿孙福哇!

白  玲  (接过碗)奶奶,这碗?!……

孙奶奶  亲家母,这碗?!……

        [陈奶奶接过碗。

陈奶奶  唉!

        (唱)提起这只粗花碗,

              我不知道眼泪淌几碗?

              它是我的专用碗,

              不准乱碰儿媳碗。

              有时候生病在床难洗碗,

              饭粑粥糊粘满碗。

              馊味酸气不离碗,

              别人当它是猫饭碗。

              我一天三顿用这碗,

              饭粥汤菜盛一碗。

              饱也是一碗,

              饿也是一碗,

              如若再想添半碗。

              拍桌骂鸡要打碗。

白  玲  打碗!?……(对碗沉思)奶奶,这些情况你应该向她们单位反映反映哪!

孙奶奶  亲家母,这些事你怎么不告诉我哇!

        [陈奶奶为难地摇摇头。

陈奶奶  (唱)我若是说出儿媳不孝顺,

              这不是往亲家脸上抹灰尘。

              我若是向单位领导去反映,

              怕他们都要受批评。

              我若是与左右邻居去谈论,

              又怕名声不好听。

              罢罢罢来忍忍忍,

              只好将眼泪苦水肚里吞。

孙奶奶  唉!我真想不到啊!亲家,再到你房间去看看。

        [孙奶奶扶陈奶奶进内。

        [白玲捧起粗花碗,思潮难平。

白  玲  (唱)面对着粗瓷花碗心……(哽咽)

        (伴唱)欲碎!

白  玲  (唱)这碗中多少苦情多少悲。

        (伴唱)多少悲。

    (唱)粗花碗浸透老人多少泪, 

记下儿媳多少件逆行为。 

         (伴唱)禁不住滴滴泪水洒碗内, 

白  玲  (唱)我心中犹如铜钟阵阵推。 

(伴唱)祖孙俩苦水酸泪碗中汇,

白    (唱)粗花碗啊!你今天我解了迷。 

         (伴唱)解了迷! 

白  玲  (唱)我父母语重心长常教, 

              树榜样作表率言教身为。

              老祖母长期瘫痪床上睡, 

              我父母送茶喂饭问长问短体贴入微。 

              妈妈说敬重老人是传统要千秋继承传后輩, 

              爸爸讲赡养父母是美德要万代效行莫相违! 

         (伴唱)白玲哪!且莫对粗瓷花碗空流泪, 

                婆婆劝二叔认错改错把头回, 

         [孙奶奶气愤地从内急出,陈奶奶跟出。 

奶奶  太不象话了。(夺过碗)这碗早就派捧掉了 ! (欲摔碗) 

         [白玲欣然得计,上前阻拦!

白  玲  婆奶奶,这碗先把它留着!

孙奶奶  留着?……

白  玲  (接过碗)就用这只碗!……

        [以音乐代替叙述。

        [白玲将碗交给陈奶奶,孙奶奶搀扶陈奶奶进内。

        [陈大年、孙如意上。

孙如意  汽车早就到了,怎么见不到他们人呢?

陈大年  恐怕走岔掉了。

        [白玲故作生气站在一旁。

        [孙如意、陈大年见白玲,热情迎上。

孙如意

        哎呀!白玲,你可回来啦!

陈大年

白  玲  (冷冷地)回来了。

孙如意  (泡茶)昨天接到你的电报,我们高兴地一夜没睡好觉,中                                饭一吃,我就催儿子陈进到车站去接你去了,哎!他人呐?……(将茶杯放桌上)

白  玲  嗨,还提他呢!

        (唱)我下了汽车四下望,

              不知陈进在何方?

              急得我火气冒三丈,

              无奈何只好自己背行装。

孙如意  哎呀!这孩子,怎么搞的?

白  玲  (唱)看起来我不在家任他放荡,

              回来后要叫这匹野马收收缰!

孙如意  乖乖!

        (旁唱)她一到家就要给男人把笼头上。

陈大年  (旁唱)这一来媳妇倒比婆婆强!

        真是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

        [白玲暗暗一笑。

孙如意  (白陈大年一眼,转向白玲)白玲哪,儿子怠慢,婆婆赔礼。

        [陈大年心领神会,立即从橱内端出糖盒放在桌上。

孙如意  来来来,吃糖。……(打开糖盒抓一把糖)吃几块上海奶油香酥糖。(将糖塞到白玲手里)消消气,甜甜心。

        [陈小寒急匆匆地上。

陈小寒  (念)陈进突然来电话,

              说奶奶投河我心里怕,

              特地来找老大,

              共把主意拿。(进门)

        老大,奶奶怎么样啦?!

孙如意

        (莫名其妙地)奶奶不是刚刚送到你家去了吗?!

陈大年

陈小寒  刚才陈进打电话给我,说奶奶投河啦!

孙如意

        (惊异)投河?

陈大年

孙如意  陈进这话从何说起呀?!

陈大年  这怎么得了呢?!……奶奶在哪里?快去看看。(欲下)

        [孙奶奶扶陈奶奶从房内走出。

孙奶奶  不用去了,奶奶已被人救回来了。

  众    (惊)啊?!……

孙奶奶  是一个小姑娘把她救上来的。

陈奶奶  她不是救了我,是害了我啊!

白  玲  (明知故问)奶奶,你这话是什么意思啊?

陈奶奶  你去问问我这两个孝子吧。

孙如意  大年哪,我特地叫你把奶奶送到二叔家去,你是怎么搞的?

陈大年  小寒哪,我亲自把奶奶送到你家。你……你是怎么搞的?

陈小寒  你是怎么搞的?天这么冷。雪这么大,派道把奶奶送过去吗?你们还有没有心哪?

陈大年  嗯……

孙如意  哎呀,奶奶,就是二叔家不好过,你跟大年再回来就是了。哪有做儿子媳妇的这么刻薄啊,就多奶奶吃顿把饭吗!

白  玲  是啊,奶奶,你有两个儿子两头跑,像我婆婆就生陈进一个儿子,那将来就更不要过了!

孙如意  嗯……奶奶,说一千道一万,你不该去寻死啊。要是你啦噢真有个好歹,叫我们做下人的跳下黄河也洗不清哪!

孙奶奶  亲家,看来,我家闺女对你老还是不错的嘛!

陈奶奶  好,好哇!

陈小寒  好!……哼!

        (唱)癞和尚装金难成佛,

              莫用巧语来掩饰。(指着桌上酒菜)

              只为你家请贵客,

              怕奶奶吃你心肝啃你骨。

              赶着老人把门出,

              这种做法真缺德。

              万一奶奶有不测,

              你如意休想逃罪责!

孙如意  (唱)你说话把舌头伸伸直,

              我们从来没有坏心术。

              趁着雪小天未黑,

              早送奶奶到你宅。

              如若是奶奶真把事情出,

              一切都由你负责。

陈小寒  我负责?……

孙如意  就派你负责!

陈小寒  哼!

孙如意  哼!

白  玲  (唱)一个说赶着老人把门出,

              一个说早送奶奶到你宅。

              分清是非与曲直,

              不凭嘴凶凭事实。

陈小寒  (唱)老奶奶两家轮流供饭食,

              每月一转你不沾来我不克。

              本月未了还差两日,

              你家就这样等不得。

孙如意  (唱)难道日历你不识,(指日历)

              二月就派少两日。

陈大年  (拉孙如意)你……你少说几句。

陈小寒  (唱)我有算盘你有尺,

              一顿晚饭还未吃。

孙如意  (唱)你算盘打得真入骨,

              每顿饭菜都记账册。

陈小寒  哼!你真不愧是缝纫组锁纽扣的,在奶奶身上扣了又扣。

孙如意  嗨!你也不愧是旅社里当会计的,在奶奶身上算了又算。

陈大年  唉!

        (唱)叔嫂俩算筋算骨世少有,

              他们逼得奶奶把河投。

              我不该对她常迁就,

              让她一回一回爬上头。

              免淘气偏偏气受够,

              这都是自讨苦吃自寻愁。

              下狠心硬着头皮跟她斗……

        [陈大年捏起拳头走向孙如意,孙如意咳嗽一声,怒目而视。

陈大年  (唱)她咳嗽一声我缩起手,

              她眼睛一瞪我话到嘴边又噎回喉。

              罢罢罢我再忍受,

              若是捅了马蜂窝她要人前人后没日没夜死纠蛮缠闹不休。

        唉!都是我什么事情都听……

孙奶奶  你听什么?

陈大年  听……听……

孙如意  (用手将陈大年拧一下,急忙接过话头)听了广播说要下大雪!

陈大年  对对对,下大雪,下大雪……

孙奶奶  不要再说了!

        (唱)你在饭店当经理,

              如意在街道踏缝纫机。

              小寒哪你在旅社当会计,

              你老婆在丝厂缫蚕丝。

              孙子孙女都做事,

              一个是营业员一个做教师,

              还有你这刚调回来的白护士,

              又多了一人拿工资。

              两家每月收入三百几,

              唯独老人养不起推到东来推到西。

白  玲  (唱)外婆奶奶说话要注意,

              哪个儿子将奶奶欺?

孙如意

        对呀!

陈小寒

        (唱)两个儿子比一比,

              哪个高来哪个低?

陈奶奶  (唱)两个都是忤逆子,

              青砖红砖一道坯。

白  玲  奶奶,你可不能光看眼前呀,也要想想以往呐。

陈奶奶  以往……

白  玲  (挑逗地)奶奶!

        (唱)陈进他常常对我来提起,

              儿媳们也有孝敬老人时。

              前些年两家争着奉养你,

              奶奶不能吃了蜜桃折树枝。

陈小寒  那时候,我哪个月不是提前几天去接你呀!

孙如意  我们还舍不得让你走呢。

陈奶奶  不错!

        (唱)那时候我眼睛不瞎有精神,

              每月到底两家争。

              你家要我当保姆,

              他家争我做佣人。

              衣服脱脱一大桶,

              尿布洗洗一脚盆。

              淘米洗菜煮三顿,

              还要看门带孙孙。

              杂物生活做不尽,

              我哪一天不是睡半夜来起五更。

孙如意  人不忙,没得噇,现在还有吃闲饭的吗?

陈小寒  敲锣卖糖,各有各行。

白  玲  用现在的话说,这是社会的……分工不同喽?!

孙如意  对呀!分工不同,是分工不同啊!

陈小寒  奶奶,虽说是家务重一点,可日子过得不丑啊!

孙如意  哪天不吃荤啊!

陈奶奶  唉!

        (唱)你们天天不离荤,

              我鸡鱼肉蛋难沾唇。

              你一家都在桌上坐,

              我挟一块咸菜灶旁蹲。

孙如意  你年纪大了,吃油腻的东西不消化。

白  玲  (故作帮腔)奶奶,这是对你的关心哪!

陈奶奶  (唱)不吃荤腥倒也罢,

              好话没有听一声。

              若是一顿没赶上,

              亲家母哎,不是摔碗就掼盆。

陈小寒  我们上班不能迟到哎!

陈奶奶  (唱)你们早上吃点心,

              我碗中薄粥照见人。

孙如意  小的要上学,我们要工作,能同你蹲在家里的比吗?

陈奶奶  (唱)你们两家大小人,

              衣裳件件都是新。

              你再看看我一身,

              哪件没有打补丁。

陈小寒  做上人的要给下人放样子,还是艰苦朴素一点好。

陈奶奶  你们两家子呢?

孙如意  我们都是做工作的人,能同你这个年纪大的比吗?

白  玲  (故意挑逗)对呀!像我们做工作的人,不是在机关,就是在工厂,同志朋友常交往,穿的一身寒酸相,你老脸也无光!

孙如意  说得好,白玲哪,到底你蹲过大地方,见得多识得广,出言吐语都比我这婆婆强。奶奶,孙媳妇的话你可要听听哪!

陈大年  (旁白)想不到娶的媳妇胜似婆,往后的日子不晓得怎么过?

陈奶奶  亲家母啊!

        (唱)近日来发寒发热常闹病,

              躺在床上哼不停。

              要茶要水没人问,

              还说我装病吵闹人。

              她拍起桌子打起凳,

              不准我老婆子哼出声。

孙奶奶  啊!

        (唱)总以为你们对老人很尊敬,

              听亲家这番话猛吃一惊。

              今天要好好听一听,

              亲家母啊!慢慢对我说苦情。

孙如意  (拉过孙奶奶)妈妈,你不要听她乱说,(对陈奶奶)奶奶,你可不能瞎说啦!

孙奶奶  (气愤地)你!……你不把奶奶吃,不把奶奶穿,话还不把奶奶说啦!

陈奶奶  亲家母,不要再为我作烦了,还是让我……(欲出门)

孙奶奶  (拉住)亲家母!……

孙如意  哎呀,不要拿死来吓人,要去就让她去!

孙奶奶  (怒不可遏地)你!……你!(打孙如意一个耳光)

        (唱)恨当初我将你娇生惯养,

              对婆母施忤逆刻毒心肠。

              古今都有好榜样,

              尊敬长辈美名扬。

              先说古代赵五娘,

              她的故事传四方。

              家乡遭大旱,

              遍地不长粮。

              讨来饭来公婆吃,

              自己背后咽皮糠。

              不幸公婆冻饿死,

              她剪下青丝葬爹娘。

              再说你嫂嫂李春舫,

              往事涌上我心房。

              前年冬天我患急病,

              你哥哥偏偏出差下了乡。

              那天正是风雪夜,

              春舫演戏刚卸装。

              见此情她立即将我驮在背上,

              顶风冒雪送医院抢救进病房。

              当时病床上被子薄,

              你嫂嫂又脱下大衣盖上床。

              只因脚上挂盐水,

              她怕我冻坏脚一双。

              赶紧揣在怀里焐,

              一直守到大天光。

              左邻右舍齐夸奖,

              都说是亲生女难有媳妇贤良。

              你不学李、赵行忤逆,

              惹得众人说短长。

              亲家呀!一切看在我面上,

              养女不教全怪娘。

              也怪我往常听她骗,

              说什么孝敬婆婆胜过娘。

              我越想越气还要打,

              打死你只当少喝一碗胡椒汤。

        [孙奶奶追打孙如意,陈大年顺手取鸡毛掸子递给孙奶奶,孙奶奶接过狠狠地抽打孙如意,白玲上前拦住。

白  玲  婆奶奶!……

        [孙如意跌坐在地哭叫,陈小寒在一旁幸灾乐祸。

孙如意  哎呀!……妈妈打,婆婆骂,让新媳妇一旁看笑话。往后的日子怎么过哇!

陈小寒  省了一顿饭,招来一顿打,报应哪!

        [孙如意猛然站起,冲向陈小寒。

孙如意  你怕奶奶多吃你家一顿饭,惹出了这场风波,我今天饶不了你!(欲抓陈小寒)

陈小寒  (一把将陈小寒推到)你给我歇歇好多少呢!

        [孙如意爬起,仍欲与陈小寒纠缠,陈大年拉住。

陈大年  你就不怕人家笑话吗?……

孙如意  (推开陈大年)我不要你管!(仍欲上前)

孙奶奶  如意,你给我住手!

陈小寒  (摆出一副胜利者的架势)你敢再来,我就要你的好看!

孙如意  我!……

陈奶奶  你们不要再闹了!总怪我这个老婆子活在世上作践人哪。

孙奶奶  你千万不能这么说,没有老哪来的小啊!

白  玲  婆奶奶说得好啊,你老过去能讨饭养小,难道我们今天拿工资就不能养你老吗?

陈小寒  奶奶,人不能不知足啊,要不是我们养你老,你还能活到今天吗!

陈奶奶  养老!(悲愤交加)

        (唱)提起养老我心气愤,

              骂声小寒活畜生。

              你爹爹被地主逼债早丧命,

              丁头茅屋又遭火焚。

              当时大年刚两岁,

              腹中逆子快临盆。

              举目无亲哪里去?

              土地庙里去安身。

              时交三更风雪紧,

              我几阵疼痛儿降生。

              破庙难遮风雪冷,

              将小儿贴在胸口待天明。

              第二天拿起破碗去讨饭,

              将大年留破庙怀揣小寒走四村。

              要得剩饭把庙进,

              我一见大年掉了魂。

              可恨野狗将他咬,

              小腿直抖血淋淋。

              儿啦!……

陈大年  (抚摸着腿上的伤疤)我……

陈奶奶  (唱)寒霜偏打无根草,

              灾症偏缠我苦命的人。

              那年我得了伤寒病,

              困在庙堂难出门。

              大年七岁接过破碗去讨要,

              把养家的重担挑上身。

              半天要来一碗冷馊粥,

              半碗喂小寒半碗喂娘亲。

              靠大年怎能养活三条命?

              我不如寻一死也好让他兄弟俩腹中多填剩饭残羹。

              无可奈何我寻自尽,

              破庙里传来孩儿哭叫声。

              我转身进庙将儿看,

              兄弟俩哭天呼地喊娘亲。

              搂搂大的心不忍,

              抱抱小的不忍心。

              丢下大小靠谁领?

              娘心中就如刺上万根针。(指小寒)

              你这畜生哪!

        [陈小寒难过地拭泪低下头。

陈奶奶  (唱)解放前受苦受难我伴着破碗把泪水流尽,

              这些年我侍候儿孙家务劳累双目又失明。

              总指望儿孙工作我享福,

              摔掉破碗欢欢喜喜过后半生。

              没想到讨饭碗换来粗瓷碗,

              回过头来求儿孙。

              尊老爱幼古今有训,

        (迭句)可叹我儿孙满堂,无处存身,老大不问,老二心狠,两家派饭,你推他顶,多吃一顿,咒骂不停。跪乳羔羊,知爱知恩。乌鸦反哺,报答娘亲。我生逆子,不如畜生。有了今天,忘了根本。难道我该受儿孙罪,只求死来不求生。

陈小寒  妈妈,我!……

        [陈奶奶由于过分激动,几乎昏倒,白玲、陈大年将陈奶奶扶住,陈小寒万分内疚地转身坐至一旁。

白  玲  奶奶!

孙奶奶  亲家!

陈大年  妈妈!

白  玲  快泡一杯糖茶来!

孙奶奶  (打开保温杯)这里有泡好的麦乳精!

        [白玲接过保温杯递给陈奶奶。

陈奶奶  (摸着保温杯)我哪有福分用这个杯子……

白  玲  那……

陈奶奶  我有……(从怀里掏出碗)

白  玲  (接过碗)奶奶,你拿错了!这是猫饭碗啊!

陈奶奶  (摸摸碗)不错,我在他们家一直都是用的这只碗。

孙奶奶  (故作惊讶)啊!?亲家,你就用这个碗哪?!

陈奶奶  唔。(点头)

        [白玲从陈奶奶手中接过碗凝视片刻,然后端起麦乳精杯将麦乳精倒入碗内。

        [孙奶奶向白玲示意,白玲点头领悟。

白  玲  奶奶,你喝吧!……(递碗)

        [陈奶奶伸手欲接,白玲故意将碗摔在地上。静场。

陈奶奶  哎呀!你怎么把碗打掉啦!?……

        [白玲故意放声大哭,众诧异。

孙如意  白玲,打了一只粗花碗有什么了不得啦,家里碗还多呢,再去拿……

        [孙如意拾起破碗欲摔,白玲拦住。

白  玲  妈妈,这只碗不能摔!

孙如意  为什么?!

白  玲  千金难买呀。(接过破碗)

孙如意  (惊愕、不解地)千金难买?!……

白  玲  我嫁到你家来,就是看上了这个传家宝!

孙奶奶  (故问)白玲哪,你怎么把这只粗瓷碗看得这么贵重啊?

白  玲  婆奶奶,我婆婆一直就是用这只碗去孝敬她的婆婆的,今天,我把这只碗打坏了,将来拿什么去孝敬我的婆婆呢?!(将破碗往孙如意手里一塞)

孙如意  啊!!!……(跌坐在凳子上)

孙奶奶  婆婆的样子媳妇的鞋,学得好!学得好哇!

陈大年  这叫上行下效。

陈奶奶  不怕我儿不养老,就怕我孙学我儿!

白  玲  不怕我儿不养老,就怕我孙学我儿!……

        (唱)老人家发出了肺腑之音,

              字字句句打动人。

              父母亲生儿育女心血操尽,

              下一代理应当孝敬双亲。

              妈妈呀!

              任何人逃不了衰老疾病,

              日月流逝不留情。

              二叔啊!

              赡养老人是后辈的责任,

              国家法律有条文。

              奶奶她果真被逼丧了命,

              定遭到国法制裁舆论谴责落骂名。

        [陈小寒一把拿过陈奶奶的拐杖举过头顶,跪在陈奶奶面前。

陈小寒  妈妈,你就狠狠地打我这个不孝的儿子吧!

陈大年  妈妈,我也是在对不起你老人家,要打,你就一起打吧!(跪下)

孙奶奶  往后只要把赡养老人放在心上也就行了,起来吧,起来吧。

        [陈小寒、陈大年站起。

陈大年  白玲哪,你一到家就把我这多年的“妻管严”给治好啦!

孙奶奶  (惊奇地)啊!气管炎治好啦!?白玲哪,我是一个老年气管炎,一到冷天就发,你们医院里是不是又研究出好秘方啦?

        [白玲被问得莫名其妙。

陈大年  外婆奶奶,我治好的不是你那个气管炎,我是妻……

孙如意  (咳嗽)咯哼……

陈大年  我是妻管……

孙如意  (练练咳嗽)咯哼……咳哼!!……

孙奶奶  快说,你是什么样的气管炎哪?

孙如意  妈,你不要听他嚼舌根子!(向陈大年使个眼色)

陈大年  我今天要向你打个招呼,往后你要是再对奶奶不好的话……就不怕怪我啦,我的毛病就要反过来了,要变成严—管—妻!

        [孙如意转身急下,众惊异。

        [孙如意拿着皮背心急上。

孙如意  奶奶!……(将皮背心披在奶奶身上)

陈小寒  妈妈,我背你回去!(欲背)

孙如意  二叔,外边下大雪,都在这里吃饭!

陈大年  哎,那不是陈进回来了吗?准备开饭!

孙如意  晓得!

        [众笑。陈大年进厨房。

        [陈小寒、孙如意收拾桌凳。白玲取抹布抹桌子,见破碗,拿起欲扔出门外,孙如意拦住。

孙如意  把它留着!

白  玲  (诧异)留着?!

孙如意  你们也有用媳妇的时候啊!

白  玲  这一来,它可真的成了我们家的传家宝啦!

        [众会意地一笑。陈大年从厨房端菜上。

陈大年  请诸位就坐,菜来啦!

        [孙如意、陈小寒分别扶陈奶奶、孙奶奶上坐。

        [在欢乐的乐曲中大幕徐闭。

——剧终

点击数:3407  录入时间:2014-07-10 14:55:18 打印此页】 【关闭
 
最 新 资 讯
剧 作 赏 析
理 论 研 究
艺 术 成 就
戏 剧 杂 谈
新 剧 本 通 稿
艺 术 档 案
剧 作 家 风 采
散 文 随 笔
《盐城戏剧》
访 客 留 言
联 系 我 们
 
     首 页  |  最新资讯  |  剧作家风采  |  剧作欣赏  |  戏剧杂谈  |  散文随笔  |  访客留言  |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09-2010 版权所有 盐城市文化广电新闻出版局剧目工作室(盐城市戏剧艺术研究所/46821207-0)
     备案号:苏ICP备12020109号 技术支持:盐城通联